北矜(qín)

我走进黑暗的脉搏里

【诺雷】Summer Vibe

约定的梦幻岛:诺雷

 

现pa热恋期少年诺雷,OOC不可避

叔组(卢卡斯&尤格)关系自由心证。

私设尤格与伊莎贝拉母子有亲戚关系。

 

迟到的生贺。HB to my村! @気候変動 


雷特别讨厌尤格,原因能让他说上一整天。首先,他是个无业游民,或者那种会把任务对象的血放满浴缸的雇佣杀手(这就解释了他的军刀收藏);其次,他脾气臭的像拉尼和托马的“谁能更久不洗袜子”大赛;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会压榨自己做饭!


那你妈妈干嘛把你丢在“酸奶”舅舅家呢?嗯嗯?艾玛大嚼特嚼着她的牛排,试图乘雷没注意偷走他的鸡...

2019-07-23

【300FO感谢】提问箱开启


开设提问箱,任何问题都请自由地提出。你要是足够机灵你就会想到这也是点文的好机会;)

点文和生贺我都在安排,不会咕咕但我会拖(诚恳)

提问箱链接 (感谢亲友测试,可以正常使用,请拿问题砸我)

2019-07-21

【诺雷】Step Forward

约定的梦幻岛:诺曼/雷

复健产物,现代paro


也许雷不好意思承认,但事实如此:他设计过一万种方式遇见诺曼。


或许是银行柜台前,洛克威尔财团理事长对老同学惊讶地挑起眉毛;或许是诺兰的新电影上映,邻座坐姿端正笑容粲然;或许是那片海滩,雷会再次循着脚印险些撞上某个人的背。


但绝对不是以这种方式。上帝啊,他一个月才来一次Whole Foods*,怎么就碰见大忙人洛克威尔推着满满当当手推车迎面走来,身边还有妻子和女儿?这天杀的超市赚这么多黑心钱,就不知道把冷柜边的过道拓宽一点!雷一边暗自咒骂一边低着头闷头向前,哪里...

2019-07-11

【独寂】纸月亮下他唱道

《催眠麦克风》观音坂独步/神宫寺寂雷


含中王区私设、主要角色死亡注意


bgm:DAYS and MOONS-Elsa Kopf (见评) 


这注定是个不眠的夜晚。观音坂独步抚摸潮湿的墙砖。黑暗中它们向四方延伸,筑就这座无尽的监狱。


几个小时前他还能听到隔壁的哭泣声。为了安慰伊奘冉一二三,独步在砖墙上反复敲击出童年的暗号。他不太确定对方在这个状态下能否清晰的辨识出自己:没有任何回应,只有渐弱的哭声。最后是一声惨叫:“她们来了!”...


2019-07-09

【义忍】花下无言

《鬼灭之刃》富冈义勇/胡蝶忍  

私设有。可视为《胡蝶说……》后篇。

推荐BGM:桜色舞うころ-德永英明

 

>>> 


富冈义勇的信箱里有许多信。


并非由于受欢迎,他自己也清楚。积存经年,才有了半邮箱的信。大多数信封都被细心裁开,有几张信纸还露出一角,可见收信人并未忽视寄信者的心意,不过是不懂得回信,也不晓得该如何接受他人的好意罢了。


只有一封例外。娟秀的小字写着“富冈义勇收”。没有寄信者,没有地址。即使被刻意压在箱底,紫藤花气息依旧飘逸,昭示自己的存在。...


2019-04-13

【义忍】胡蝶说……

鬼灭之刃:富冈义勇/胡蝶忍


用梗:“给你看不顺眼的家伙写一封情书”。我看起来是要发糖的样子……吗?


 >>>


胡蝶说,我要给您写封情书,富冈先生。开门见山,为的不是让您自作多情,不过是怕您看不出来(您向来迟钝,不承认也罢了),特此一提。


哎——不经心的一闪念罢了。那日我在首饰店听见一个女孩子问另一个,为何给她看不顺眼的男人写情信。想来是在戏弄人吧?我没问您,您也不用答——您答不上。


我看旁人写情书,都从外表着笔。要我说,您的头发活像只刺海胆。您那根本算不上束发,不就是大喇喇的一绑嘛。说了您又要赌气,照旧不让我碰您...

2019-04-10

【诺雷】浪漫谋杀

 

*约定的梦幻岛:诺雷

 

*原作延伸向,漫画剧透暗示有。无逻辑。


他实在是太浪漫了,我说诺曼。不,不是你们口中早已被语言浸染、重构、歪曲、崩解的浪漫。浪漫只能感受而没法说。譬如他站在玫瑰花圃里,两百二十朵玫瑰花全都垂下枝头凑近他的唇;或者当他坐在屋顶上,六千九百七十四颗星星都摆脱重力砸向瓦片银光飞溅,给他头发镀一层银;要么就是月亮融化在海面,为他铺一条通往彼岸的铂金色路途。他实在很浪漫,那天还摘下一颗眼球送我作戒指呢。说到这里,雷抚摩左手无名指上蓝色的钻戒,笑了。


我讲这些疯话只是为了证明浪漫无法被记忆,被讲述,被倾听,被理解。...

2019-03-09

【岛/雷】深渊

*约定的梦幻岛:雷中心(无CP向)

 

*涉及越狱篇剧透

 

*生日快乐!

>>> 


那一天,艾玛问我,死是什么。


死是一场必然降临的节日。是狄奥尼索斯的金杯斟满葡萄酒。是波德莱尔乘舟渡过冥河。只可惜我不能这么讲。我叹了口气,合上书本。


“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她闭紧眼睛捂住耳朵拼命摇晃脑袋以表拒绝的模样令我忍不住弯起嘴角:“这次不是鬼故事,我保证。坐过来吧?”我拍了拍身旁的草地,她听话地在我身边抱膝坐下——只有吃饭和听故事的时候是老实的,这孩子。


“从前有个体...

2019-01-14
1 / 4

© 北矜(qín) | Powered by LOFTER